观察|赞助商与德约分手,疫苗成为他的X因素?

缺席澳网,与恩师分手,赞助商也此时解约……德约正在经历他职业生涯的困难时期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德约和瓦伊达是友好分手,与德约今年的澳网事件以及本赛季参赛受限等因素无关,两人在去年ATP都灵总决赛期间就已做出这个决定,今年的澳网赛和迪拜站,瓦伊达也都没有随行。

而标致汽车结束与德约的多年合作,有报道称这一决定与德约对疫苗的立场无关——虽然也有很多媒体用了“drop”或“终止”与“解约”这样的词语,集团高管向媒体确认消息时的原话是“我们将不再继续对德约科维奇的赞助”,亦有可能是赞助合约到期约满之后选择不再续约。

瓦伊达辅佐德约拿下20个大满贯,无论是单独执掌教鞭还是贝克尔和伊万尼塞维奇的先后加入,他都是团队的基石。从2006年合作开始,虽然角色也曾有过调整和变化,甚至还曾短暂离开,但两人之间成了一种亦师亦友如父如兄的关系,是网坛师徒关系的成功典范。

最难能可贵的是,尽管获得了巨大成功,也算是圈内著名的大牌教练,但瓦伊达为人一直温和低调,从未说过什么过头的话给弟子徒添争议,也不会利用德约来拓展自身的影响力,真的是一位让人非常尊敬和有好感的人。

其实几年前瓦伊达就曾表达过减少旅行回归家庭的想法,如今解甲归田,就像德约说的,“永远是家人”。据悉,伊万尼塞维奇将继续担任德约的教练,团队中其他成员也不会改变。

至于标致,其实澳网期间还曾发声力挺过德约,并表示不会结束和德约的合作。此次大转向,让人颇感意外。这是德约的重要赞助商,也长年停留在他战袍的左袖上。有分析称,标致也或将结束与法网赛的赞助合作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这一系列决定也有可能与品牌战略调整以及财政状况有关。

汽车是顶级球星非常重要的赞助门类,标致走了,当然也给新的赞助商进入留下了空间。德约对于疫苗的态度,也将是潜在赞助商重要的考量因素,这也是德约不久前表明对疫苗态度时所说“愿意付出的代价”之可能的一种。

但不管怎样,德约这个级别球星的赞助费,是很贵的;但如果较长时间无法出现在那些高级别的赛事,对赞助商的曝光度和权益肯定是一种损失。

二度同“恩师”分手,德约能否挺过多事之春?

在刚刚从世界第一宝座上掉下来后的第二天,德约科维奇就宣布结束了同教练瓦伊达的合作关系,不过这个决定是在去年都灵总决赛之后就已经做出的,只是选择此时才对外公布,两人已经携手在网坛奋战了近15载,而如今一段师徒佳话终于画下句点。

德约在声明中说:“在我职业生涯最重要和最值得纪念的时刻,马里安一直陪在我的左右,我们一起达成了不可思议的成就,我非常感谢过去15年里他的友谊和付出,虽然他不再是团队中的一员,但他永远是我的家人,我对他所做的一切都感激不尽。” 瓦伊达也表示,今后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,他都会给予德约最大的支持。

双方释放出这个消息的时间确实值得玩味,毕竟本周一德约的世界第一位置刚刚被梅德维德夫取代,这很容易让外界展开一些联想,所以才会特别强调这个决定是在去年底就作出的,至于为什么现在才公布,大概是因为如果年底就公布,可能会影响德约澳网的备战,虽说那时候还不确定能参赛,但还是要把这种场外因素降到最低。

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鉴于德约在澳洲赛季的种种经历,确实也不太适合对外公布这个消息,当时瓦伊达还对媒体发声力挺德约,而现在当一切都已尘埃落定,德约也打了今年第一个比赛,或许到了公布消息的最佳时机,而德约团队的其他成员保持不变,双教练团队将变成了伊万尼塞维奇独挑大梁。

尽管网球选手和教练其实是雇佣关系,用“师徒”和“恩师”这样的词汇没有那么恰当,但是如果你知道瓦伊达和德约的故事,把他称作是“恩师”是毫不为过的,相信德约自己也是这么想的,2006年红土赛季两人开始合作时,德约甚至还没有完全崭露头角,然而当年七月他就在荷兰拿下了生涯首座ATP冠军奖杯,从此开启了一路狂奔的模式。

从2008年澳网首夺大满贯,到2010年为塞尔维亚拿下戴维斯杯,再到2011年温网夺冠登顶世界第一,德约所有这些重大时刻都是由瓦伊达辅佐完成的。当然两人也可以说相互成就,在执教德约之前,瓦伊达并不是一个多么有名的教练,而现在相信只要他愿意再度出山,就会成为所有球员争抢的对象。

当然,两人的合作也不是一帆风顺。2013年在职业生涯陷入一个瓶颈期时,德约请到了贝克尔加盟团队,说是和瓦伊达组成“双教练”模式,但实际上贝克尔才是团队的新核心,而瓦伊达甘愿退居二线,这种大度也不是一般人能乐于接受的。最终也证明了瓦伊达这种“牺牲”是值得的,贝克尔的到来帮助德约实现了连夺四大满贯和全满贯伟业。

不过,在2017年德约因为伤病问题来到低谷后,他主动选择和所有原团队的核心成员分手,其中也包括瓦伊达,而转投阿加西的麾下。但后来证明这段合作并不成功,最终在2018年,德约再次将瓦伊达召回团队当中,而瓦伊达也“不计前嫌”,在德约最困难的时候回到了他的身边,并帮助他在当年温网重夺大满贯并且锁定年终第一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离开德约这一年里,瓦伊达并未选择执教其他球员。

2019年德约让伊万尼塞维奇加入团队,再次和瓦伊达组成了双教练模式,不过这一次和贝克尔时有所不同,两人基本上是各有分工,每人负责两个大满贯,这种合作方式在过去几个赛季被证明是非常高效的。由此也不难看出,无论是独挑大梁,退居二线,还是协同分工,甚至是当德约闹脾气要分手时,瓦伊达都任劳任怨地扮演好了自己的角色。

所以这么多年下来对于德约来说,相比于教练瓦伊达更像是心灵导师或是“主心骨”一般的存在,只要瓦伊达在,无论是德约还是球迷都会感到安心。而此刻德约所面临的困境,或许不亚于过去的几次危机,不同的是这次更多是场外的因素,而少了瓦伊达这个“定海神针”的陪伴,对德约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,不知道他能否顺利挺过这个“多事之春”呢?

文|张奔斗 弈桑

编辑|球形闪电